危机公关

日韩真金白银,为何宠爱中国造车新势力?

  • 时间:
  • 浏览:27158

2020年 ,造车新势力的融资前景依旧惨淡  。当造车新势力集体遭遇融资难题  ,国内投资人的热情不再 ,在新造车梯队中未能占据太多优势的品牌  ,不得不将融资触角延伸到海外  。

3月  ,距离上一次融资不过10天  ,蔚来汽车再度宣布完成一笔2.35亿美元可转债融资项目  。这也是2020年以来蔚来宣布的第四次融资  ,投资方均为两家亚洲投资基金 。再加上中国总部落户合肥 ,蔚来2020年宣布的融资总额超过130亿元 。

虽然募资节奏晚于预期 ,但关键时刻出现的“白衣骑士” ,对寒冬中的的新造车公司而言  ,仍然算是好消息 。手握真金白银的日韩机构  ,则试图在广阔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上寻找新的机会 。

白衣骑士

进入2020年 ,陷入资金困境已久的拜腾汽车  ,总算等来了久违的好消息 。

1月初 ,拜腾汽车与日本丸红株式会社宣布正式达成战略合作,丸红株式会社将参与拜腾汽车C轮融资  。据36氪此前报道  ,一汽集团、南京旗下的产业基金和韩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MS Autotech 旗下子公司Myoung Shin Co.也确定参与其C轮融资 ,各投资方资金已陆续到账  。拜腾曾公开宣布  ,C轮融资目标为5亿美元  。

除了投资  ,日本丸红株式会社还计划与拜腾在出行服务、能源解决方案、海外生产及销售等方面开展战略合作  。韩国Myoung Shin Co.公司也与拜腾达成战略合作  ,双方将在本地制造、销售、供应链和投资等多个领域展开合作  ,并共同开发韩国电动车市场  。

拜腾汽车与日本丸红株式会社宣布达成战略合作 来源:拜腾官网

来自日韩资本的“橄榄枝”  ,不仅解了拜腾汽车在资金方面的燃眉之急  ,也使其暂时渡过了被唱衰的舆论困境  。

拜腾汽车CEO戴雷此前曾透露  ,拜腾汽车未来有进入其他国家市场的计划  ,但没有在其他国家在建厂的计划  ,而是选择出口一些主要的配件  ,在国外以CKD模式组装  ,而不是再去投资建厂  。

同样被海外资本“拯救”的造车新势力  ,还有首款量产车iS6反复“跳票”、屡被质疑陷入“钱荒”的奇点汽车  。

2019年10月12日  ,奇点汽车确认获得来自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Itochu Corp ,以下简称“伊藤忠商事”)的新一轮融资  。此时  ,距离其上一次的C轮融资  ,已经过去近一年半的时间  。

新一轮融资完成后  ,伊藤忠商事在奇点汽车的持股比例将达到7%左右  。早在2018年8月  ,伊藤忠商事曾出资10亿日元(约905万美元)获得奇点汽车1.12%的股份 。经过此次增资  ,伊藤忠商事成为仅次于奇点汽车创始人兼CEO沈海寅的第二大股东  。

奇点汽车方面当时向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表示  ,接下来伊藤忠商事或将通过进一步增持股份成为奇点的战略股东 。沈海寅表示 ,通过与伊藤忠商事的合作  ,奇点汽车将会扩展与日本汽车厂商和零部件供应商在智能电动汽车研发、生产等领域的进一步合作  。

去年6月初  ,博郡汽车宣布获得25亿元投资  ,同样来自日本的住友商事亚洲资本正是投资方之一  。

同年5月  ,彭博社报道称 ,日产汽车正寻求投资一家中国新能源造车初创企业  ,潜在标的包括威马汽车、理想汽车和合众新能源  。而在此之前  ,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旗下的联盟战略风投基金已在中国密集出手  ,投资与出行相关的初创企业  。

无处可投

在拥有近百年汽车工业发展史的日本  ,投资机构热衷于投资中国造车新势力而非本土企业 ,多少令人有些意外 。

在美德两国媒体评出全球汽车零部件百强榜中 ,中国仅有7家企业上榜  ,不仅排名相对靠后  ,还集中在利润较低的非核心技术领域  ,而日本供应商数量最多达到23家 。同时  ,日本电装、爱信精机、松下汽车系统等老牌公司 ,牢牢占据利润丰厚的核心技术市场 。

参与投资中国新造车的日本投资方更是实力雄厚  。

从2011年开始 ,以伊藤忠商事、丸红商事为代表的拥有百年历史的日本各大综合商社纷纷创造出了历史最佳业绩  。过去几年  ,伊藤忠商事用并购等多种产业投资手段  ,通过附属子公司进军多种制造业和服务业 ,在钢铁等领域的地位举足轻重  。而在汽车工业领域 ,伊藤忠商事此前一直在动力总成、进排气、制动等多个领域有所涉及 ,并从事整车及零配件的进出口业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