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公关

造车“特区”广汽蔚来:孤独的“尖刀连”

  • 时间:
  • 浏览:44040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经有一个流传并不广的称号:特斯拉杀手  。后来  ,美国一档有名的电视节目重提时 ,李斌摆了摆手 ,没有接话  。

造车的内外部环境波云诡谲  ,并不是一条坦途  ,李斌深有感触  。互联网、手机行业的创业  ,和造车比起来 ,是铂金局和青铜局的区别  。

2017年底  ,小鹏汽车在肇庆拿了块地打算建工厂  ,当地政府高层到场庆祝  ,创始人何小鹏一只脚刚踏进汽车行业  ,举着半杯酒挨桌致意  ,润润喉做样子——小鹏还是一个会写代码的“汽车菜鸟”  。

和李斌一样 ,两年后的何小鹏已经整得很沧桑  ,自称买了几千甁茅台  ,一路喝着打通关 。后来有一个非汽车行业的自媒体  ,把这帮在汽车行业创业的人统称为“国产的杀手”  ,话说得很微妙  。

马斯克、李斌和何小鹏都不是特例 。4月7日  ,新锐汽车观察去广汽蔚来CEO廖兵办公室聊天  。聊到创业艰难时  ,廖兵手一摊  ,半倚在一把转椅上说:

小鹏还能喝茅台 ,我们喝牛栏山二锅头 ,还是小瓶装的 。

 

两三年前造车新势力还在风口上 ,何小鹏刚在肇庆喝完酒 ,广汽和蔚来就在位于广州珠江新城的广汽中心签约 ,建立广汽蔚来  。2019年5月宣布新的汽车品牌为“HYCAN合创”  。

广汽蔚来的建立虽然比大部分造车新势力晚了大概两年  ,但它以广汽的研发制造体系为基础  ,车型平台、制造工厂都是现成的  ,整体上并没有落后  。今年的4月10日  ,广汽蔚来的第一款车HYCAN 007已经上市 ,一个月后将全面交付 。

与何小鹏、李斌出身互联网不一样  ,廖兵是汽车科班出身  ,在广汽体系内干了将近20年 ,从管技术、质量到管战略  ,是广汽的一员老将  ,但是第一次创业  。

廖兵创业的理由很简单:作为汽车人 ,干了大半辈子汽车 ,就是想要证明我们不依靠外资品牌也能造车  。

廖兵知道造车不易  ,没想到如此不易  。虽然量产新车推出只用了221天  ,“酸甜苦辣”却已经比在传统车企里干十年都要多  。

但熬到新车上市前  ,广汽蔚来用户中心副总裁严建荣和廖兵用“高度白酒”牛栏山庆祝和畅想未来  ,依旧兴奋得睡不着觉  。(点右上角关注  ,下次更容易找到我们)

02. “特区”和新赛道

传统车企和造车新势力结合的股权结构 ,决定了广汽蔚来是汽车行业内特殊的存在  。股东的初心和资源禀赋  ,决定了其特别的优势、创新思维和发展模式 。

在其中一个股东方代表李斌看来  ,广汽蔚来是蔚来造车的另一面 ,另一个赛道:谁也不能保证蔚来在发展中不犯错  ,多设置一条赛道 ,就多一种成功的可能性 。

蔚来汽车在发展中最大的桎梏 ,是汽车研发、生产工厂、资质和质量 ,都是硬件层面的难题  。广汽蔚来则完全规避了这些问题  ,很好地吸收、利用了广汽作为传统车企的资源  。

因此  ,李斌在广汽中心签约的时候  ,说了一句豪言:今天  ,对于整个中国智能电动汽车产业来讲 ,都将是非常重要的一天  。

广汽集团的想法  ,正好和蔚来互补 。汽车将发生巨大变化是共识  ,产品层面的智能化和网联化 ,一定会延伸到汽车功能和产业模式的颠覆  。和十年前功能手机只用于打电话  ,到现在智能手机变成移动终端是一个道理  。

 

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想得很清楚:

  1. 作为国内排名前五的大型国有车企  ,旗下数十家公司不可能一拥而上  ,都去进行转型式的变革  。广汽蔚来就如同改革开放初期的深圳一样  ,是广汽划出来的“特区”  。
  2. 广汽蔚来和广汽新能源共享产能  ,分摊成本  ,符合汽车的规模经济规律  。
  3. 广汽不缺汽车硬件资源  ,但未来的汽车是软硬件的结合体  。和互联网基因的蔚来汽车合资  ,可以吸收互联网造车的新理念、新打法 。
  4. 在大变革时代  ,大集团往往通过内部裂变  ,实现大象转身  。这是企业发展的规律  ,到实行层面则是方法论  。
  5. 广汽推行国企改革  ,广汽蔚来是混改的试验田  。广汽蔚来给了公司团队10%的股权 ,广汽和蔚来各持股45%  。

对于广汽而言  ,是思想上的一次大开放 。开放程度比旗下全资子公司广汽新能源更彻底 。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这么总结:通过模式和机制的创新 ,去探索全新的道路  。说白了  ,广汽蔚来是广汽的探路先锋  ,是面对不确定性未来的“尖刀连”  。

因此  ,无论是广汽高层  ,还是廖兵  ,都不给广汽蔚来设置条条框框  ,甚至不给广汽蔚来设定销售目标  。

用廖兵的话说  ,要成为什么样的广汽蔚来  ,都将由团队来创造  。如果有预设 ,就会有限制  。

就像马化腾在20年前  ,也不知道腾讯会是今天的样子;奔驰创立初期 ,也不知道后来成为了豪华品牌 。

但就股权架构而言  ,廖兵认为  ,长远来看  ,广汽蔚来是不存在的 ,它会蜕变成一家新的公司  。这家新公司可能是合创汽车 ,也可能是广汽合创或者蔚来什么公司  。

理由很简单  ,广汽旗下有广汽新能源公司  ,蔚来同样造新能源汽车  。“特区”的特在于 ,存在的时限性  ,度过了一定历史时期  ,就不再那么特殊  。

03. 每一片雪花都在勇闯天涯

六七年前  ,汽车行业曾经有一场大争论:汽车的未来  ,将由互联网公司还是传统车企来主导 ?

时间很快证明  ,这场争论的思维方式是错误的 ,“谁来主导”这种对立的情形根本没有发生  。现在  ,互联网公司和车企以融合的方式 ,手拉手进入了造车殿堂 。

但本质上  ,两帮人不同职业背景和思维方式的人 ,有天然的鸿沟  。具体到现实  ,则不是对立  ,是思想的融合  。广汽和蔚来的高明之处  ,就是直接将矛盾放到一个主体上 ,进行最激烈的碰撞  。

这也成了廖兵最核心的任务和挑战 。在广汽蔚来的团队中  ,有65%的人来自传统汽车行业  ,35%的人来自互联网、数字化行业  。

汽车是人类工业文明的明珠 ,但在数字化时代 ,传统工业思维不一定有效 。两个行业的人都有固有的思维模式  ,而过去的成功证明了两种思维都正确  。

“很多时候 ,两方的典型人物直接拍着桌子干  ,甚至以辞职威胁  。最后  ,双方互有胜负  。我们在斗争中融合了两年  。”廖兵说  。

作为掌舵人  ,廖兵很清楚  ,本质上  ,它是企业打法技术层面的问题  ,而非利益冲突  ,关键在于如何去看待这种冲突:广汽蔚来的意义就是寻找思维碰撞中的融合尺度 。

廖兵的原则是不偏向任何一方 ,而是拉着两种思维方式进行“硬核”磨合  。廖兵必须习惯某种意义上的孤独  ,作为掌舵者的孤独和广汽蔚来作为“尖刀连”的孤独  。

苦闷的时候  ,廖兵去找广汽集团的高层聊  ,包括曾庆洪、冯兴亚  ,以及打造了传祺品牌的吴松 。也找李斌聊  。聊完了总会有启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