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公关

特斯拉之后,新基建催熟车企“天空之争”

  • 时间:
  • 浏览:58353

车企的天空之争  ,已经被“新基建”和“逆全球化”催熟  。

随着美国猎鹰9号运载火箭从肯尼迪航天中心升空  ,将SpaceX第七批60颗卫星成功送上太空 ,马斯克兴奋地在推特上表示:星链计划已经有420颗卫星在运转了 。这离他42000颗的“星辰大海”之路越来越近  。

如出一辙  。

在中国 ,发改委将卫星互联网初次纳入了时下正热的“新基建” 。进入卫星业务没多久的吉利便直言 ,今年进入我国商业航天第一梯队  。

与造火箭的马斯克不一样  ,吉利只造卫星 。4月17日  ,吉利全资控投的时空道宇发布了一则“火箭工程师”的招聘  ,吉利汽车副总裁杨学良在微博中回应:“火箭是买的  ,卫星是自己做的  。我们招火箭总工程师是为了星箭结合  ,并不是为了自己做火箭  。”一句话划清了李书福与马斯克的不同点  。

疫情之下的全球正加速转型  ,借势政策的东风  ,车企要加入“天空之争” 。

1、搅局者

对造星一腔热血的吉利更像是个搅局者  。

今年3月3日  ,吉利宣布其卫星项目在李书福的老家浙江省台州市启动  ,首个脉动式模块化卫星智能化AIT(总装基础测试)中心也将峻工 。消息一出  ,舆论哗然  。

毕竟在2020年萎靡的汽车交易市场中  ,吉利走得并不顺遂  。

全球经济下滑、中美贸易摩擦、国五国六排放标准切换等诸多外在因素对吉利造成的负面影响直观地体现在了财务报告上  。毛利率同比减少2.8个百分点至17.4%  ,吉利方面表示正是归因于国五国六切换等政策变化 。

“太空领域的产业、技术和融资都将从2020年开始加速  。”摩根士丹利曾预测  ,太空经济发展规模至2040年将超1万亿美金 。

商业航天  ,有希望变成中国经济发展的一大新增长极  。

商业航天门槛颇高  ,投入资金规模巨大  ,车企难道说会仅为获得“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的称号而斥巨资入坑  ?

事实上  ,“跨界营销造星”只是“后造车时代”的一面镜子  ,体现了车企布局新科技的策略  。

2、“醉翁之意”何在 ?

车企进入航空公司  ,各有各的打算  。

马斯克的宇宙探索企业SpaceX在2015年发布“星链计划”(Starlink)  ,方案2027年前完成12000颗低轨通信卫星的组网  ,加速低轨太空互联网布署与商业化进程 ,借以构建覆盖全球的通讯管理体系  。

对比特斯拉  ,吉利的卫星项目致力于增强定位 ,为高级别自动驾驶提早铺路  。

单车智能化、车路协同是实现汽车智能化系统的“初级装备”  ,以卫星网络互动的系统化定位实现万物互联  ,是智能生活汽车的“加速升级包”  。

万物互联  ,代表未来代步工具将是线上、线下高度结合的智能化空间移动终端 。

3、车企造星图什么  ?

现阶段吉利对外发布的消息是  ,由时空道宇自主设计完成的两颗先发低轨卫星已通过各项评定试验和测试  ,已经全面进入总装集成测试环节  ,预计将于年末完成发送  。另外  ,方案今年进行的全球首个商业递归导航增强系统验证  ,将实现该商业系统的空间段、地面段、应用段所有关键技术自主可控  。

除吉利和特斯拉外  ,一汽也早为“跨界营销”作了铺垫  。

今年1月 ,一汽红旗与长光卫星举行产业技术联盟签约仪式  ,相互组建品牌联合试验室  。我国第一座商业光学遥感卫星星座“吉林一号”即长光卫星研发的核心工程  。1月15日 ,全球幅宽最大的亚米光学遥感卫星“红旗一号-H9”发送升空进入预定轨道 。

马斯克的卫星充分效仿了特斯拉汽车的底盘构型  ,用汽车制造产业链赋能卫星生产流水线 ,合理提升了卫星生产线的生产量和生产率  。

研发航空航天材料技术的难度系数要比汽车高些 ,需兼顾抗压强度、耐热、轻量化、耐疲惫等一系列严苛规定 。因而对车企而言  ,新型材料方面的“攻坚克难”无疑将进一步赋能汽车制造业务  ,托举车企加速升级转型发展  。

不难看出 ,造车与造星相辅相成 。

4、巨额的入场券

增强定位卫星自主研发领域仍是真空层  。

据普华永道测算  ,2030年中国市场自动驾驶汽车中  ,将有60%将实现自动驾驶共享出行方式 ,美国、欧洲和我国共享出行的市场价值将达到1.5万亿美元  ,复合增长率约为24%  。

然而 ,距真正意义上的彻底自动驾驶  ,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提早布局高精时空服务代表巨额成本  。它是一门技术密集兼资金密集的生意  。

除此之外 ,高精尖专业技术人才的投入成本也不能忽略  。

车企造星并非易事  ,开拓新赛道的车企们  ,除了应对汽车行业的暗潮涌动  ,还将与商业航天的对手们过招  。

车企的天空之争  ,已经被“新基建”和“逆全球化”催熟  。

随着美国猎鹰9号运载火箭从肯尼迪航天中心升空  ,将SpaceX第七批60颗卫星成功送上太空 ,马斯克兴奋地在推特上表示:星链计划已经有420颗卫星在运转了  。这离他42000颗的“星辰大海”之路越来越近 。

如出一辙  。

在中国  ,发改委将卫星互联网初次纳入了时下正热的“新基建” 。进入卫星业务没多久的吉利便直言  ,今年进入我国商业航天第一梯队  。

与造火箭的马斯克不一样  ,吉利只造卫星  。4月17日 ,吉利全资控投的时空道宇发布了一则“火箭工程师”的招聘  ,吉利汽车副总裁杨学良在微博中回应:“火箭是买的 ,卫星是自己做的 。我们招火箭总工程师是为了星箭结合  ,并不是为了自己做火箭 。”一句话划清了李书福与马斯克的不同点  。

疫情之下的全球正加速转型 ,借势政策的东风 ,车企要加入“天空之争”  。

1、搅局者

对造星一腔热血的吉利更像是个搅局者 。

今年3月3日  ,吉利宣布其卫星项目在李书福的老家浙江省台州市启动 ,首个脉动式模块化卫星智能化AIT(总装基础测试)中心也将峻工  。消息一出  ,舆论哗然 。

毕竟在2020年萎靡的汽车交易市场中  ,吉利走得并不顺遂  。

全球经济下滑、中美贸易摩擦、国五国六排放标准切换等诸多外在因素对吉利造成的负面影响直观地体现在了财务报告上 。毛利率同比减少2.8个百分点至17.4%  ,吉利方面表示正是归因于国五国六切换等政策变化 。

“太空领域的产业、技术和融资都将从2020年开始加速  。”摩根士丹利曾预测 ,太空经济发展规模至2040年将超1万亿美金  。

商业航天 ,有希望变成中国经济发展的一大新增长极  。

商业航天门槛颇高 ,投入资金规模巨大 ,车企难道说会仅为获得“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的称号而斥巨资入坑  ?

事实上 ,“跨界营销造星”只是“后造车时代”的一面镜子  ,体现了车企布局新科技的策略  。

2、“醉翁之意”何在  ?

车企进入航空公司 ,各有各的打算 。

马斯克的宇宙探索企业SpaceX在2015年发布“星链计划”(Starlink) ,方案2027年前完成12000颗低轨通信卫星的组网 ,加速低轨太空互联网布署与商业化进程 ,借以构建覆盖全球的通讯管理体系  。

对比特斯拉  ,吉利的卫星项目致力于增强定位  ,为高级别自动驾驶提早铺路  。

单车智能化、车路协同是实现汽车智能化系统的“初级装备” ,以卫星网络互动的系统化定位实现万物互联  ,是智能生活汽车的“加速升级包” 。

万物互联  ,代表未来代步工具将是线上、线下高度结合的智能化空间移动终端  。

3、车企造星图什么  ?

现阶段吉利对外发布的消息是  ,由时空道宇自主设计完成的两颗先发低轨卫星已通过各项评定试验和测试  ,已经全面进入总装集成测试环节  ,预计将于年末完成发送  。另外  ,方案今年进行的全球首个商业递归导航增强系统验证  ,将实现该商业系统的空间段、地面段、应用段所有关键技术自主可控  。

除吉利和特斯拉外  ,一汽也早为“跨界营销”作了铺垫  。

今年1月  ,一汽红旗与长光卫星举行产业技术联盟签约仪式  ,相互组建品牌联合试验室 。我国第一座商业光学遥感卫星星座“吉林一号”即长光卫星研发的核心工程 。1月15日 ,全球幅宽最大的亚米光学遥感卫星“红旗一号-H9”发送升空进入预定轨道  。

马斯克的卫星充分效仿了特斯拉汽车的底盘构型  ,用汽车制造产业链赋能卫星生产流水线  ,合理提升了卫星生产线的生产量和生产率  。

研发航空航天材料技术的难度系数要比汽车高些 ,需兼顾抗压强度、耐热、轻量化、耐疲惫等一系列严苛规定  。因而对车企而言  ,新型材料方面的“攻坚克难”无疑将进一步赋能汽车制造业务  ,托举车企加速升级转型发展 。

不难看出 ,造车与造星相辅相成 。

4、巨额的入场券

增强定位卫星自主研发领域仍是真空层 。

据普华永道测算  ,2030年中国市场自动驾驶汽车中  ,将有60%将实现自动驾驶共享出行方式  ,美国、欧洲和我国共享出行的市场价值将达到1.5万亿美元  ,复合增长率约为24%  。

然而 ,距真正意义上的彻底自动驾驶  ,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提早布局高精时空服务代表巨额成本  。它是一门技术密集兼资金密集的生意  。

除此之外  ,高精尖专业技术人才的投入成本也不能忽略 。

车企造星并非易事  ,开拓新赛道的车企们 ,除了应对汽车行业的暗潮涌动  ,还将与商业航天的对手们过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