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公关

阅文作者“新”合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 时间:
  • 浏览:31929

4月27日 ,旗下拥有起点中文网、QQ阅读、创世中文网和红袖添香等平台的阅文集团  ,对外宣布了一项管理团队变动——包括联席CEO吴文辉、梁晓东和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在内的相关创始人集体辞任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出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  。许多人都将此视为腾讯对娱乐产业链上游IP的整合之举 。

然而  ,与此同时 ,一份来自阅文集团去年9月的合同  ,在这场人事变动后很快在网上引发争议  ,“阅文集团新合同被指霸道”、“阅文作者合同大改”等话题在微博上连续几天热搜不下 。尽管阅文集团已经作出回应 ,表示这份合同是2019年9月推出  ,并非如外界所传是2020年4月28日推出的新合同 ,也就是说并非新团队所制定  。然而  ,在不少作者看来  ,这场网文圈的震动 ,早有迹象  ,所谓的新合同  ,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

文|陈璐

因为迟迟不开学  ,3月  ,在家百无聊赖的嘉辰在红袖添香上写起了网文  。连载不久后  ,站内的作家咨询平台发来一个消息  ,通知她按照步骤即可注册成为网站的签约作者  。她看了看  ,里面一项基本要求是  ,作者的连载字数需要达到5万字  ,而自己还只写了不到两万字  ,嘉辰以为这是群发消息  ,便直接无视了  。然而几天后  ,她又在邮箱里发现了一封更为正式的邮件  ,再次告知她可以申请成为网站签约作者 。

“与其说我自己很牛 ,不如说这个平台门槛特别低  。”嘉辰自嘲道 。国内大型的女性向作品平台只有晋江文学城和红袖添香两家  ,最初调研时 ,嘉辰听闻晋江的作者待遇较好  ,但因为“觉得到晋江主打耽美和言情”  ,想创作严肃小说的嘉辰便选择了红袖添香  ,“毕竟也是大平台  ,应该不会有很大问题  。”红袖添香隶属于阅文集团  ,同时  ,阅文集团对晋江文学城持股50%  。

《浪漫是一册副刊》剧照

在网上完成注册后 ,很快嘉辰收到编辑发来的一份合同  ,“我自己看了一下  ,然后也找同学看了一下  。同学当时看完后  ,觉得有一点霸王条款  ,但是我觉得反正我也没有指望靠这个赚钱  ,就是自己写得开心 。”嘉辰在4月签订的这份合同是老合同 ,而非网上流传的新合同  。但老合同中已经明文规定 ,作为甲方的红袖添香将拥有嘉辰这部作品的电子版权、音频改编权、简繁体中文纸质图书出版发行权以及其他权利的授权  。这个其他权利中写道  ,“允许甲方可自行使用或者进行上述权利的转授权、转让及进行商业推广、销售 ,并签订相关协议  。”

“所以现在讨论最多的版权转让这个问题  ,老早就有  ,只不过新合同说得比较暴露  ,原来说得比较好听  。”嘉辰表示 ,“签合同时  ,有种把自己孩子卖出去的感觉  。”这次有关阅文新合同的纠纷爆出来后  ,她突然感到不对劲  ,立刻删掉了在红袖添香上同时连载但还没有签约的另一部散文 ,决定暂时先囤着不发表  ,“因为虽然(我现在)这份合同是针对一本书  ,但这本书写作途中或者完结后一年之内  ,你有新书了 ,得给他们优先权  ,他们不要了  ,你才能找下家 。”

蓝云舒现在是晋江文学城的签约作者 ,但她的网文生涯始于起点中文网(简称“起点”) 。回忆起当初在起点连载《大唐明月》的经历  ,蓝云舒仍旧有些难以释怀地感慨道 ,“我一个无产阶级  ,养活了一个中产阶级  。”2011年  ,她在博士论文中苦苦挣扎 ,为了逃避现实便开始在起点中文网上连载起一部历史题材的小说  ,也就是后来的《大唐明月》  ,“面对特别可怕的论文时  ,写网文就会拥有无限的激情 。”

没有考虑太多  ,蓝云舒签约了后来令她后悔万分的那份合同 ,将全版权都授权给了起点中文网  。“那时候大部分人基本上都没有版权这个概念  ,我就直接签了一个正式合同  。2013年时  ,起点完全没有通过我直接把其中的影视版权卖给了一个个人 ,有天那个人突然跑来找我 ,说我这本书的影视版权在他那  ,他已经找到了影视公司  ,现在马上要开机了 。如果我想参与这个项目  ,就必须跟他签一个编剧独家代理合同  。”

参与到项目中后  ,蓝云舒才意识到里面存在巨大的差价  ,“起点以45万的价格卖掉了《大唐明月》上中部8年的影视版权  ,分给我18万  ,扣税后约16万  。但影视公司从这个人手中买走花了1300万  。并且他拿到的是影视全版权  ,包括电影、动画等  ,因此我还错失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之前制作过《秦时明月》的动画公司玄机科技找到我  ,很有诚意地想做《大唐明月》的动画片 ,但影视全版权在别人手里  ,我也不能把他介绍给那个人  ,这样的话我心里实在太不平衡了  ,我宁可不做  。”

“但我不是孤例 ,反正我知道像我一样吃亏的作者非常多  ,大家都在这件事情上交过学费 ,只是我的学费属于还是比较贵的  。”蓝云舒表示 ,“实话说当初几十万卖一个版权  ,价格不算高  ,但也谈不上低得多么令人发指  ,只是一个中低价格  。不过如果我去谈这个价格的话 ,第一肯定不愿意卖8年  ,一般都是卖5年;第二我也不会把版权卖给一个自然人  ,对方甚至都不是影视公司  ,起点对买方没有任何限制  。不过现在  ,我听说比以前规范很多  。”

《没关系  ,是爱情啊》剧照

实际上  ,在网文圈野蛮生长的年代  ,曾经出过许多“奇葩”合同  。比如曾经的藤萍  ,2000年初时以《九功舞》系列出道  ,深受读者喜爱  ,后来因为不满签约网站花雨的合同 ,和花雨解约出走 。但花雨以合同条款中“限制笔名”一项为由 ,授权他人使用“藤萍”这个笔名  ,代笔出版了后来的《紫极舞》系列书籍  。

此外  ,近期频上热搜的《龙岭迷窟》  ,正是网文大IP《鬼吹灯》改编而来  。而最近原作者天下霸唱  ,却被判侵权“鬼吹灯”标识  ,要向玄霆公司(即起点中文网)赔偿110万元  。这起原作者被判侵权的官司令无数人都感到非常诧异  。这是因为  ,天下霸唱在起点中文网连载《鬼吹灯》期间  ,签署的合同中规定:在本协议有效期内及本协议履行完毕后  ,天下霸唱不得使用其本名、笔名或其中任何一个以与本作品名相同或相似的创作作品或作为作品中主要章节的标题  。

但他在离开起点中文网后创作的《摸金校尉》  ,未经玄霆公司许可  ,大量使用了《鬼吹灯》中的人物名称、人物形象、人物关系、盗墓方法、盗墓需遵循的禁忌规矩等独创性表达要素 ,侵犯了起点中文网所拥有的《鬼吹灯》作品的著作权  ,才出现了这起原作者侵权的官司  。

因为吃过亏  ,即便起点中文网现在已经从当年的盛大文学转入阅文集团旗下 ,2018年蓝云舒重新计划写网文时  ,也没有再考虑过起点 。但她发现  ,几乎所有的平台都大同小异  ,会要求作者把全版权授权给平台  ,“像爱奇艺、火星小说这些稍微好一点的平台都要求全版权  ,有一些小网站可以只要电子版权  ,别的权利都给你  ,可是这些平台太小了  ,没有流量 。”

最终  ,蓝舒云选择了晋江文学城  。“晋江和起点相比  ,最大的特点是  ,只买断你几年的劳动成果  ,比如五年之内  ,你写的所有小说都必须在晋江上发  ,由它独家代理  ,但是在合同期结束后 ,劳动成果还是归你 ,小说版权还是能回到你手中 。可是《大唐明月》  ,在起点上连载后  ,版权就归起点了  ,我这一辈子跟它已经没有关系了 ,可能也就是如果起点下次再卖  ,还会给我分点红  。”

并且  ,蓝舒云补充道 ,“晋江卖版权时签的是三方合同 ,也就是说他跟影视公司签合同时 ,我是参与的  。而不像起点  ,直接卖了 ,再把钱打到我账上  ,我看不到合同  ,也不知道是谁买了而且谈价钱时  ,我也可以跟晋江说 ,低于几百万我不卖 ,长于几年我不卖  。但它也有一个反制措施  ,如果你一切按照它的想法来  ,给你的分红就会多一点  ,如果你坚持自己的要求  ,给你的分红比例就会低一些  。

蓝舒云认为  ,这次网上流传出的新合同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争议  ,一个主要原因在于 ,将作者和网站的关系定义为“聘请”  。“聘请制实际上牵扯到什么问题  ?也就是网站聘请我来写小说  ,这是一个委托创作的关系  。作者被剥夺了著作人身权  。著作人身权指的是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  ,是作者最基本的权利 。现在他们解释这是误会 ,不是本意  ,就还得等解释了  。

起点中文网的头部作者流浪的蛤蟆  ,已经从业十几年  ,在他看来 ,“大家吵闹的并不完全是新合同的问题  ,网文发展这十几年  ,合同是一直都在层层加码 ,现在可以说是落到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回忆道 ,起初平台只要两年的电子版权  ,后来又要简繁体的图书出版发行权  ,然后逐渐到最后的全部买断  ,“ 大家只能被迫接受  。因为最开始大家并不怎么赚钱  ,有人愿意接受  ,有人觉得我还能卖得更好一点  ,就不走网文作者这条路了  ,转去做实体出版或者跳去别的网站  。”

早年因为合同问题  ,流浪的蛤蟆跳去了纵横中文网 ,后来腾讯收购盛大文学  ,成立阅文集团后  ,合同变得相对宽松  ,有些已经成名的作者还可以与平台议价 ,单独开一些较有利于自己的合同  ,他便又回到了起点  ,“所以很多作者都是在几个网站各种流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