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公关

抗争争议重在和解——山东平度拆迁事件舆情危机

       无限公关认为  ,善用网络是近年来舆情应对的“必杀技” ,要求责任主体熟悉新媒体的传播规律  ,了解互联网技术和网络舆论引导的技巧 ,积极开展“网络问政”  ,这不仅有助于及时倾听民意  ,疏导民怨 ,化解矛盾 ,促进和谐 ,也有助于政府维护公信力  ,提高舆情应对效果 。

       2013年8月10日下午 ,记者陈宝成在其山东平度老家拆迁维权过程中  ,因涉嫌非法拘禁挖掘机司机  ,与其他几位村民一起被警方拘留  。因陈宝成的从业、求学经历  ,此事被广泛关注  ,舆情初步发酵 。8月26日 ,平度市金沟子村向陈宝成家下发通知  ,因难以满足陈宝成及其家人提出的“超标准拆迁补偿要求”  ,决定不再对其房屋和宅基地进行改造  。据观察  ,平度政府的几次回应存在失误  ,尤其是对陈宝成的报警行为缺乏响应  ,以及不能拿出足够的理由解释“延长刑拘” ,成为了网民质疑的主要问题 ,也成为一些律师诟病的对象  。在此背景下 ,网民希望借此事件挖掘可能存在的拆迁乱象和腐败问题等  ,持续给地方政府带来舆论压力  ,而平度相关部门对争议均未公开回应 ,引发连锁舆情风波  。

        针对此次事件舆情危机  ,无限公关认为有关部门应对危机公关存在一下几个问题:

(一)警方缺乏主动应对意识  ,鲜有公开回应 。

       面对京华时报、北京晨报等媒体的采访  ,包括平度公安局领导在内的相关负责人一一直面作答  ,还通过大众网详细回应十大舆论核心质疑点  ,但相对滞后、分散、被动的回应错失了舆情处置的最佳时效 ,让舆情应对效果也大打折扣

(二)有关部门未能公开土地审批手续、补偿标准  。

       包括陈宝成在内的5个拒拆户究竞是希望得到拆迁超额补偿而非为“理”  ,这有待村委会等多方面的公开回应  。对于网传的“以威胁的手段希望获得不少于6套房子”等  ,官方也应给出一个合理、客观、有理有据的说法  。而近年来与之相关的协调工作 ,也可酌情详细说明 。对于此案中所涉及的拆迁行为是否属于强拆  ,截至目前 ,国土部门在陈案发生后有一次回应:据京华时报报道称 ,平度市国土局信访办回应说 ,金沟子村涉及旧村改造的366.68亩土地均已办理“农转用”手续  ,但拒绝出示相关手续  。重要关头类似回应澄而不清 ,于化解舆情危机几无实效可言

(三)地方司法部门舆情响应层级有待提升

        陈宝成称  ,在案发期间曾向平度、青岛和山东省的公安督察部门打过电话  ,但均仍未获处理  。后两者在此后的舆情发酵过程中  ,对这起已然引发全国热议的疑似强拆事件没有公开表态  ,缺乏舆情应对的高层响应  。

(四)官方应对应放低姿态  ,主动公开防患未然  。

        陈宝成维权前后持续七年  ,争取了一批拥护者  。此次事发之前 ,也已有过多次事件扩大化的预警  。此次事发前后 ,平度政务网刊发署名“广播电视台”的系列评论《旧城改造要敢于碰硬绝不手软》《旧城改造大干不难》《一把尺子量到底》  ,这无疑让平度官方陷入了和陈宝成隔空对骂的局面  ,消耗政府威信  。如在事件萌芽阶段  ,平度政府面对个体时降低姿态 ,主动公开细节  ,尽早抢夺话语权  ,事发后积极回应  ,相信会获得更多支持的声音  。

(五)主流媒体孤立发声倍显乏力 ,舆情引导差  。

       纵观陈案  ,意见领袖和律师引领下的网络舆论对大众网的报道整体上抱有“万变不离其宗”的看法 。大众网的调查报道事实与法理依据清晰  ,但在网络與论场的整体受信度却不高  。当地应鼓励更多官媒加入扩大话语权的队伍  。8月28日 ,舆论在继续关注陈宝成案后期“拒拆令”舆论转折以及“抗拆被打”事件  ,大众网深度报道《本网呈现完整证据链:网传“抗拆被打”失实确凿》 ,配发评论《到底是谁在“谣翻平度”》 ,从事实层面上对该事件后期产生的谣言细节抽丝剥茧  。事件逐渐走向“证据公开、遵循法治”的道路

       善用网络是近年来舆情应对的“必杀技”  ,要求责任主体熟悉新媒体的传播规律  ,了解互联网技术和网络舆论引导的技巧  ,积极开展“网络问政” ,这不仅有助于及时倾听民意 ,疏导民怨 ,化解矛盾 ,促进和谐  ,也有助于政府维护公信力 ,提高舆情应对效果  。上述拆迁事件政府失语频频 ,輿情因真相不明而起 。相关部门应直面奥论质疑  ,切忌含糊不清  ,导致輿情危机升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