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公关

网易公司舆情处理案例


       危机公关事件很多是爆发于内部  ,舆情也反馈了企业内部管理的问题  。11月23日  ,网易前员工发布的一篇标题为《网易裁员  ,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  。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的文章出现在网络 。该文主要阐述了在其被确诊为扩张型心肌病后  ,网易主管以绩效不合格为由裁员  ,其中 ,作者提到网易游戏的HR以“强行挑刺”“变相背锅”“被早退”等一系列手段威胁、诬陷并逼迫其离职 ,以至得不到“N+1”补偿  ,且在住院后还受到了公司保安的威胁驱赶 。文章在两日内“蹿红”  ,微信公众号阅读量与在看数均突破10万  。虽然不少舆论声音表示应该先让事件“飞一会”再下结论  ,但是员工的弱势形象短时间内收割了不少舆论同情  ,舆情走向向着对网易的声讨方向“稳步前进”  。
        在网民持续深度参与公共讨论的背景下  ,一定程度上说 ,华为和网易对这两件舆情事件的回应是被舆论倒逼出来的  ,而由于事件性质的相似和事发时间的相近 ,不少舆论声音将两家公司的舆情应对态度和处置情况做类比  。从回应时间上说  ,网易和华为的回应都不够及时  。网易前员工的微信公众号从10月20日至11月23日持续发文  ,而网易方直至事件在网络上发酵才有所反应  ,可见网易在舆情预判与线下疏导环节就已失了“先机”;华为方在事发四天后“被迫”发声  ,难免让舆论产生“其实是在舆论压力下不得不有所表示”的想法  。而网易第一次回应以空洞的道歉收尾  ,在舆论场的反响并不成功 ,这也为后续的回应和事件走势增加了舆论压力 。从回应内容上说  ,网易的前两次回应虽然对裁员事件作出道歉  ,但对其前员工反映的具体情况并没有直接的反馈  ,不少舆论声音认为  ,网易的两次回应存在明显为自身开脱甚至自我表扬的说辞  ,仅在事件陈述角度上说  ,网易的回应并未使网易的品牌形象得以好转;而华为方以法律回应舆情  ,得到了部分民间舆论的支持  ,但回应内容的强硬态度与其以法理论情分的情感落差 ,引起了不少媒体的质疑  。
       《环球时报》总编@也发微博称  ,华为的声明受到诟病  。它把李洪元事件当成了纯法律官司  ,它的声明从法律角度看无懈可击 。但是它没有对公众的情绪进行有温度的回应  ,不能不说 ,华为这次输了“情”  。从回应态度上说  ,网易的道歉虽然诚挚  ,但从三次回应后的舆论反应情况来看  ,最后一次带有解决方案的声明是该事件最直接的“降温剂” ,这一定程度上也反射出了当前舆论场对涉企舆情的反应弹性  ,仅打“感情牌”和谨慎的“理论派”都无法真正平息舆论的激烈情绪  ,道歉的姿态是舆论面对舆情事件时的情感诉求  ,但是补偿的实质才是赢得公众共鸣的根本途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