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公关

石家庄十大公关公司:突发公共事件的舆情特点_石家庄无限公关

  • 时间:
  • 浏览:132854

无限公关

舆情热度值在10000以上的突发公共事件中  ,自然灾害类事件2起;事故灾害类事件4起;公共卫生类事件15起;社会安全类事件11起;官员言行不当及腐败行为引发的事件10起 。现实空间与网络社会的交织  ,公民和网民的双元性存在形式  ,使得转型期积淀的结构性矛盾与社会性负面情绪以更为激烈更为完整的方式呈现出来  。2012年的舆情特点既有过往的延续  ,同时也凸显着社会发展中的新特色:

    1社会转型所带来的结构性矛盾成为突发舆情的重要触发因素  ,社会共性情绪与事件共振  ,使突发事件在互联网上迅速发酵为公共事件  。

    社会共性情绪既是舆情发育的缘由,也是舆情扩散的动力  。现在社会中普遍存在的共性情绪会成为某个事件不断传播及其舆情不断产生的内在动力  。这也是各种涉官涉腐类事件会产生海量舆情并形成舆情广泛扩散局面的重要缘由 。涉官涉腐类事件一直是近年来舆论关注的焦点 ,包括官员言行不当、滥用权力、贪污腐败等事件  ,2012年涉官涉腐类突发公共事件呈增多趋势 ,特别是十八大以后  ,实名举报、网络爆料明显增多  。排在舆情热度前十位的事件中  ,“微笑局长”手表门事件、重庆官员不雅视频事件、广州越秀区委常委殴打空姐事件、陕西镇坪县大月份孕妇引产事件等均属于此类事件  。跟踪十八大后的网络新闻报道大发现  ,从十八大闭幕至年底一个多月时间  ,涉官涉腐类网络事件  ,特别是官员腐败事件多达23起(见附表2)  ,多数源于网络爆料 ,其频度之高前所未有  。

    民生问题  ,特别是食品、药品安全及拆迁等事关公众切身利益的突发公共事件  ,其背后也都隐现着社会转型进程中所带来的问题  ,特别是“重经济、轻社会”的传统发展思维使得经济利益诉求极端突出和强化 ,从个体到群体  ,从组织到政府 ,片面的经济利益导向引发的危机与隐患层出不穷  ,也进一步加剧着社会的断裂化趋势与结构性矛盾  。民生问题凸显仍然是2012年突发公共事件舆情的显著特点  ,“毒胶囊”事件以1308533的热度排在今年突发公共事件舆情热点的第三位  。广西镉污染事件、宁波镇海PX事件、四川什邡事件、江苏启东事件均缘起于环境污染  ,后三起事件中  ,当地民众围堵市政府及交通要道 ,演化为群体性事件  。云南巧家爆炸案、辽宁民警枪杀村民事件则均由拆迁问题演变为暴力事件  。

    传播技术的发展促进了信息的公开化、透明化  ,许多内隐的社会问题通过网络空间得到彰显  ,交流与共享通道的搭建使民众情绪得以汇聚发酵  。情绪本身具有明显的同频共振规律,网民在社会交往中会形成一系列特定的情绪,这些社会情绪成为网民的一种生存状态,当某种事件与特定社会情绪相关联时,网民的社会情绪会被激发,而事件又会反过来强化这一情绪,形成事件与情绪的相互强化与共振现象 。由于社会情绪的作用,特定事件舆情会加速扩散,并在扩散中加剧舆情烈度 。

    2舆情累积与模式化认知中“事件链”现象异常突出 ,一件舆情事件引发多件同类事件 ,此伏彼起  ,舆情弥漫与叠加效应明显  。

    发生在不同地区、不同时间的突发事件,虽然具体情境各异  ,但也同时显现着共性因素,如涉官涉腐、征地拆迁、环境污染等  ,这些事件的不断发生会在网民认知心理中得到强化和固化,从而形成一定的认知模式  ,这种模式又会因为同类事件的再发生而被强化和突出  ,一旦发生同类事件,网民的认知模式会在舆论的生发中发挥重要作用 。越来越多的突发事件本身已呈现出“链”化特征,与网民特定的认知模式相互激发  ,舆情在弥漫中不断叠加强化  ,形成汹涌的舆论潮  。

    突发公共事件“链”现象是2012年突发公共事件的一大突出特点  。“事件链即一起舆情事件的发生往往会引发与之相联系或有某些共同特征的其他舆情事件的爆发  ,舆情事件之间呈链条分布  ,而非单一的散点分布状态  。”[1] “事件链”现象主要体现在由网络舆论引发的涉腐事件及环保类群体性事件中 ,受舆论的影响与鼓舞 ,相继出现新的爆料人  ,揭发同类人物、问题  ,引发公众对现象的深入反思  。继陕西延安8?26特大车祸事故现场一张官员突兀的微笑照片引发“表哥门”之后  ,官员的“表”成为公众关注的对象  ,网友又爆出福建厅长“表哥”  。广州番禹坐拥21套房产的“房叔”蔡彬被揭发后 ,网友爆出深圳市龙岗区社区干部周伟思坐拥20亿元资产  ,拥有私家别墅、厂房、大厦超80栋  ,被戏称“房爷”;山东网友实名举报日照市东港区人大副主任陈文祥非法占有多处房产;次日 ,天涯社区爆出广东顺德公安局副局长周锡开拥有两处房产  ,外加商铺  ,价值上亿元;郑州爆出二七区房管局局长90后女孩拥有11套房产;合肥曝方广云以亲属及他人名义非法套取侵占拆迁安置房136套;河南宜阳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又被曝拥有十多处房产  。这些爆料  ,尽管真假尚待查实 ,但它引来海量“围观”  ,形成了巨大的舆论潮  。

    环保类群体性突发事件 ,虽然具有相当的偶然因素 ,但在同类事件中不同地域的行为主体会相互参照形成一定的行为模式  ,在客观上呈现出“事件链”特征 。7月2日  ,四川省什邡市群众到市委、市政府聚集 ,要求宏达钼铜项目下马  ,最终达到目的  。7月28日  ,江苏启东数万市民示威抗议王子纸业集团修建排污设施  。10月22日  ,浙江宁波镇海区又出现群众反对PX项目的集体上访  。这些事件  ,连续发生、相互交织 ,形成一波又一波强大的舆论叠加效应  。

    3网络传播强化认知的“信息茧房”  ,在建构网民集体认同的同时,也凸显着反向型认知 。“无原则同情弱者”情绪仍在狂欢  ,“网络流行语”成为互联网上“弱者的武器”[2]  。

    在《信息乌托邦》中 ,美国学者桑斯坦提出了“信息茧房”的概念——公众的信息需求往往是跟着兴趣走  ,久而久之会将自身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  。他认为网络虽能提供丰富的信息  ,制造的却未必是无限开放的社交平台 ,桑斯坦用“回音室”隐喻了网络时代传播的局限:因新技术带给了人无限过滤的能力  ,个人能依照癖好 ,定制消息;网络也以“协同过滤”的方式  ,提供消费者偏爱的信息 ,投其所好  ,自动隔离了别的意见 ,从而会增强网民心理的定式化与程式化 。[3]从网民认知态势看,网民群体尤其是草根网民群体己形成了一系列反向型认知,如对政府、官员、专家等群体的话语或观点倾向于从反面理解 ,而当结构性舆情因素发动时  ,网民往往会一边倒地对弱势群体无原则同情 。

    2012年 ,网络舆论场中“无原则同情弱者”的情绪仍在狂欢  。3月23日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发生恶性伤人案  ,一名17岁男子持刀砍死一名27岁实习医生  ,重伤3人  。而某网站有6161人参与的调查中  ,竟然有近2/3的人(4018人)表示“高兴”  !连杀人狂周克华  ,网络上也有人为其叫屈 ,认为他是“英雄”  ,是“行侠仗义”  ,是弱者的反抗 。这种无原则的情绪狂欢  ,反映出岌岌可危的社会关系结构  ,值得警醒和关注 。

    突发公共事件是网络流行语诞生的摇篮  ,“躲猫猫”“俯卧撑”等均是突发公共事件中衍生出来的流行语  ,这些流行语带有调侃和戏谑的意味  ,网友在戏谑中  ,体会到了藐视、突破甚至颠覆既有语言权威的快感  。与往年突发公共事件中衍生出来的网络流行语多以当事人的雷人话语命名不同  ,今年突发公共事件中衍生出来的网络流行语如“表哥”“房叔”“湘潭神女”等多指向事件中的当事人  ,“哥”、“叔”、“爷”在汉语中是对长辈、长者的用词  ,“神女”在多数情况下也是赞语 ,网民以此称谓贪腐者或疑似贪腐者  ,深藏讽刺意味 ,体现了弱者的无奈与睿智 ,正如詹姆斯·C·斯科特《弱者的武器》一书中描写的马来西亚农民  ,以装糊涂、假装顺从、装傻卖呆、暗中破坏等表达着弱者的反抗 。

    4、网络时代社会权力一定程度的转移推动突发公共事件向“焦点事件”转化  ,成为官员财产公开制度出台、劳教制度改革的触发“机制”  。

    迈克尔·曼分两个层次来界定社会权力  ,第一层涵义 ,曼将社会权力界定为凭借资源对他人实施的控制;第二层涵义  ,曼认为帕森斯已经正确地提到权力的第二个集体性方面  ,即人们能够在合作中以增进他们对第三方或者自然界的权力  。[4]在互联网时代  ,更简单和广泛的信息传播方式改变了群体意识 ,传播技术的发展消除了信息的地方局限和集体性反应所面临的壁垒  ,从而改变了公众反应的范围、力度 ,尤其是持续的时间 ,[5]个体能够以更快的速度和更有效的方式开展社会协作  ,在信息流动中权力由传统权威向草根阶层有了部分让渡  ,这点从突发公共事件向“焦点事件”的转移可见一斑  。

    托马斯·伯克兰在1997年提出了分析危机传播的新视角“焦点事件理论”,将由社会变革和冲突而产生的突发事件称为焦点事件  ,其在设置公众议题方面具有扮演主要角色的能力,虽不能改变政策,但它可促使公众长时间关注某件事,这样为新的法律政策的制定提供了机会之窗 。2012年 ,“微笑局长”手表门和“房叔”蔡彬坐拥21套房产等事件  ,使出台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呼声再次高涨  ,网络舆论从对事件表象的关注转向对制度的反思 ,传统媒体也纷纷发表评论呼吁官员财产公开  。湖南永州上访者唐慧被劳教事件不断发酵 ,引发了民众、媒体、学者关于劳动教养制度存废的大讨论 ,舆论开始向在中国施行了50年的劳教制度发起冲击  ,事件直接推动了南京、兰州、郑州和济南四城市劳教制度改革试点 。陕西安康大月份孕妇被强制引产事件  ,则引发社会公众对计划生育政策的反思  。来源:人民网研究院 官建文 高春梅 李黎丹